零零农业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致富信息 > 重庆市

重庆何埂镇:万头猪场夫妻档 致富路上互帮衬

加入收藏 [来源:永川日报[点击:次] [字体:  ][打印][关闭]
张治红夫妻二人在养猪场忙碌。   在圣水湖现代农业园区内的永川区何埂镇恒圆养殖场,几乎每天都可以看见这样一对中年男女。女的开着一辆货车,将饲料

 

张治红夫妻二人在养猪场忙碌。

张治红夫妻二人在养猪场忙碌。

  在圣水湖现代农业园区内的永川区何埂镇恒圆养殖场,几乎每天都可以看见这样一对中年男女。女的开着一辆货车,将饲料从城里方向拉进猪场,然后风风火火地查看母猪、生猪的长势,看见一头头长势良好的猪,她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笑容。男的吃住在猪场。从扫猪圈的杂活儿,到为母猪配种、打B超等技术活儿,他总是一一参与并乐在其中。

  这对中年男女。就是何埂镇仓宝村大南拗村民小组村民张治红、吴代乾夫妻。

  这不是一对普通的农村家庭。这是一对北漂了16年的农村家庭。这对家庭身怀利器返乡创业,在我区建起了首个万头猪场,成为众人羡慕的致富路上两依偎、创业途中心相连的夫妻档,一举成为了“重庆市养猪大王”家庭。

  文化不高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学无术

  张治红和吴代乾文化程度都不高,均是初中毕业生。两人结婚后,张治红夫妻也和农村的其他家庭一样务农,家庭收入全靠种养殖产出。

  看见张治红夫妻致富无门,在北京一家养猪场养猪的张治红父亲对他们夫妻说:“我在养猪场养猪每月有100多元的工资,你们也来北京养猪,如何?”张治红夫妻一听,当即就乐了:养猪,农村人个个都会,每月还可以找100来块钱,比在农村种庄稼划算多了!去!

  1995年,张治红夫妻举家去了北京的一养猪场养猪。刚去的时候,张治红夫妻负责的是扫猪圈、清粪便。“这和我们想象中的养猪,有很大的差距。是最脏、最累的活儿。”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张治红很是感慨。“还有,我们养猪的环境也很差,住的地方挨着猪圈,比家里的条件都差。很不习惯,当时,我们都想回来了。”吴代乾补充说。

  “你不要小看了养猪,养猪也是一门技术活。我父亲告诉我,你们可以一边扫猪圈一边观察猪儿是不是生病了,母猪发情时有哪些症状。我刚来的时候也是学这些。就是现在,我这把年纪也还要干扫猪粪这类的脏累活儿,你们年纪轻轻的,啷个就干不下来呢?”父亲的一番劝说,让张治红夫妻打消了回家或另找工作的念头。

  就这样,张治红夫妻坚持从养猪的最基础干起。两个月后,文化程度不高的他们,一个学会了管理猪场、为母猪接生、给猪喂药等精细活;一个将每头母猪的编号记得清清楚楚,掌握了配种的关键技术。

  2001年,张治红一家开始在北京承包小型养猪场。一边养猪,一边学习经营管理技术。后来,夫妻大胆承包了北京满栏腾达养殖有限公司,当起了年出栏生猪上万头的老板。

  饲养技术的问题,曾让张治红家惨遭生产“滑铁卢”。2007年,张治红家在饲料的配方上出了偏差,造成了1000多头生猪死亡。“当时深切地感觉到了技术对于养猪的重要性。”张治红说,“那年的直接经济损失在100万元以上。”

  学技术、学经营、学管理。在承包北京满栏腾达养殖有限公司数年时间里,张治红夫妻不仅掌握了动物防疫、猪场排污环保处理等先进技术,还摸索出了自配饲料提高生猪品质、减少疫病等技术。同时,拓展出销售饲料的新路子。“农村人普遍缺少文化,这不是贫穷的主要原因。我觉得,文化不高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学无术。如果我们当时没有坚持下来学技术,肯定不会有今天的成绩,我记得在北京的时候,行情好的年头,我们每年养猪的纯利润,都在100万元以上。”说起全家的致富经,张治红自豪地总结道。

  猪周期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坚守

  从承包猪场到自建猪场,张治红一家养猪已有14年的年头了。14年了,他们不断遭遇猪周期,在猪价的涨跌中磨砺出了惊人的承受力。

  “猪周期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坚守。”谈及无法预测和难以逃避的猪周期,张治红十分淡然。

  在承包北京满栏腾达养殖有限公司期间,张治红一家经历了一次最为惨烈的猪周期。“大约是2004年至2005年,当时的猪价低得来让人难以相信。小猪扔在外面,都没有人捡。”张治红说。

  “那时每年都要亏损几十万,很想放弃了。但是,想到自己除了养猪,好像就不适合做其他的了。所以,一咬牙,就挺过来了。2008年,北京满栏腾达养殖有限公司出栏生猪达到了最高水平。当年实现的纯利润,在100万元以上。”

  2011年,北漂了16年的张治红夫妻在我区支持现代农业发展优惠政策的鼓励下,回到了老家何埂,成立了重庆诸运通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办起了永川区何埂镇恒圆养殖场,成为了我区首个万头猪场业主。

  2013年12月开始,张治红一家经历了回永后的第一个猪周期。

  “当时出栏猪只能卖五六块钱一斤。出栏一头猪,就要亏损两三百块钱,有好多人都坚持不下去了。”吴代乾告诉记者。

  “应对猪周期,我们也有一些经验了。而且,现在我们都已经习惯了猪周期。对于养猪,我们都有了一种特殊感情。现在猪价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了。看见猪长得好,就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了。”说起猪周期,张治红感到不是发展中的最大压力了。

  市场竞争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创新

  “生猪市场竞争很激烈。市场竞争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应对市场的创新方式。”

  永川区何埂镇恒圆养殖场占地50余亩,总投资1200万元。建设养殖场,张治红家贷款了400万元。降低养殖成本,是减小还款压力的最直接方式。在养殖场设计时,张治红家就选择了“猪——沼——菜”循环模式,不仅实现了绿色健康养殖,还极大降低了建设成本。

  应对2014年的猪周期,张治红家也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降低养殖成本,打B超,查孕情。通过打B超,可以避免母猪‘假怀孕’。配种4个月后无仔猪产出的,母猪就要被淘汰。”吴代乾兴奋地说起了自己的“杀手锏”。

  为了在竞争激烈的养猪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张治红家还探索出了生态猪养殖方法。张治红称,永川区何埂镇恒圆养殖场将大规模淘汰饲料猪,力争明年出栏2000至3000头生态猪,最后发展到整个养殖场全部都饲养生态猪。同时,开设生态猪家庭农场饲养。城市家庭可以在养殖场认养生态猪,由养殖场代养,并提供杀年猪一条龙服务。在此基础上,张治红家还将把生猪饲养与休闲观光旅游结合起来,改变单一的猪场养猪模式,设立跑台,增设生猪游泳等观赏项目,打造集生态饲养、观光旅游、观赏体验为一体的现代化多功能养殖场。

 


分类标签:

[db:TAGS]

网友回复(共有 0 条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