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农业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致富信息 > 重庆市

小哥俩养猪

加入收藏 [来源:www.cctv.com[点击:次] [字体:  ][打印][关闭]
  2007年1月20日,马上就是春节了,别人家都在高高兴兴地采办年货,可小猪倌猪场的主人邓波却一点过节的心情都没有,原来就在这一天,他和哥哥大吵了一架。  

  2007年1月20日,马上就是春节了,别人家都在高高兴兴地采办年货,可小猪倌猪场的主人邓波却一点过节的心情都没有,原来就在这一天,他和哥哥大吵了一架。

  邓波:“他就不可理喻,自己没有依据,为什么还要坚持要卖,不听我的?”

  邓费建 邓波的哥哥:“一直挺乖的,感觉弟弟怎么今天变成这个样子,要跟我顶嘴。当时特别的,特别的心里不是滋味,就想给他两耳光扇去了。”

  原来问题出在他们猪场里即将出栏的一百多头猪身上。临近春节,猪肉价格一路攀升,邓费建坐不住了,想趁着行情好赶紧把猪卖掉。但邓波却说什么也不同意。

  邓波:“我说有可能还要涨,有可能还涨,因为那段时间一直在呈上涨的趋势。”

  在邓波的坚持下,哥俩又把猪多留了两天。就是这两天时间,一斤猪肉又涨了两角钱,一百多头猪算起来可是一笔不小的数额。邓费建再也等不了了,坚决要卖,邓波急了。

  邓波:“当时我真的跟他发火了,他一打电话,我就把他的电话给夺了,他连续打几次,想联系买方来买,结果我把他的电话夺了,我说说什么也得等一等。”

  邓波敢于在哥哥面前坚持己见的原因,是他比哥哥更注意收集市场信息,对猪肉价格的涨落有自己的判断和预测。

  邓波:“估计它的行情可能就在4.2元,结果我们还是达成一致就决定在4.2元的时候卖了。”

  猪迟卖了一星期,猪场多赚了七八千元。为了养猪和卖猪争得不可开交,这在邓波和哥哥之间是家常便饭;也正是这样不断的争论,让他们逐渐成熟,小小年纪在当地的养猪行业中就已经小有名气。而这个猪场不过是他们的副业,这兄弟俩当时都还是西南大学荣昌校区的学生。

  邓波一家四口住在荣昌县吴家镇。2004年,兄弟俩同时考上了大学,这本是天大的好消息,但邓家人却面临着艰难的抉择。

  邓波:“我哥就准备他不上大学,他是去打工,然后给我挣生活费,挣学费,供我一个人上大学。”

  原来,邓波的父亲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家里几乎没有任何积蓄,有时父亲病发住院,甚至要去跟亲戚借医药费应急。当时家里连第一年的学费都凑不齐,最后靠着三万多元的助学贷款,兄弟俩才同时迈进了西南大学荣昌校区的门槛,分别就读于动物医学系和动物科学系。为了赚取生活费,邓波从大一起就找了份推销地板砖的兼职。

  邓波:“地板砖真的不好卖,有时候你能够跑100家卖一家就相当不错了,有时候我一天也得跑上好几十户呢。”

  这份兼职没办法满足生活所需,又很容易耽误学习时间。邓波渐渐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想自己创业解决家里的困境。但作为学生,究竟能干点什么呢?一天他偶然听哥哥提起打算跟十几名同学一起合伙养猪,邓波觉得与其跟其他同学合伙,倒不如哥俩自己来经营猪场。

  邓波:“如果能够做好,能够赚钱,另外可以巩固自己的专业知识。”

  2006年6月,邓波兄弟俩以2000元的低价包下了学校附近的一个旧猪场,准备利用所学养猪赚钱。可在别人眼里,这简直是在开玩笑。

  村民:“要不得,养猪怎么学习呀?”

  代勇 邓波的同学:“说实在的,当初他们办这个猪场,有很多同学瞧不起他……认为一个大学生还要出来养猪不读书,挺没有面子的这种。”

  别人的非议还可以忍受,最让兄弟俩感到苦闷的,是他们的这个想法竟然让一向慈祥的父亲火冒三丈。

  邓国洪 父亲:“害怕人家耻笑我们,你拿钱去给两个儿子读书,来养猪,这个听起来是不大,听着不大好高兴。”

  父亲反对的另一个理由是当时家里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的资金来开猪场,兄弟俩打算为了养猪再借三四万元的外债,这个冒险的计划把父亲气得心脏病都复发了。

  邓波:“当时我记得晚上,因为病发以后,很快呼吸比较困难。脸色也开始变了。然后心绞痛,后来我们赶快医生联系进行抢救,到了晚上(凌晨)四点钟以后脱离危险。”

  父亲的病发,让兄弟俩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但要放弃养猪的计划又实在不甘心。最后他们决定先把猪场偷偷经营起来,再慢慢说服父母。身无分文的两兄弟面临的第一个难关就是整修场地。原来,低价包下来的猪场很多结构设施都需要改进。两个人利用暑假时间在猪场里苦干了整整半个月,手上磨出了血泡,脚也被铁钉穿了。

  邓波:“当时心里真的是觉得很委屈,很苦,有时候真的想把那个,铁锹什么的全扔到一边,躺到猪圈里睡觉,不做了。”

  整修猪场虽然辛苦,但毕竟花费不多,自己还能解决。但接下来引仔猪的一大笔钱该从哪儿来呢?他们想来想去,还是只能跟亲戚去借,不料却阻力重重。

  邓国玖 邓波的叔叔:“在当时的时候,我就是担心的啥,我想在学校读大学,应该是学知识,学文化的时候,你要以学习为主吗。”

  邓波:“很多人就认为,我们可能拿到钱以后,可能会没有打算,或者说乱花掉,对我们不信任。”

  引猪仔的资金没得到解决,偷偷修整猪场的事却又让父母给发现了。兄弟俩觉得这下希望彻底破灭了。可令他俩想不到的是,父母的想法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邓国洪 父亲:“心里真的像一把刀子插进去一样,比我心脏病犯了都还要难受。他两弟兄办这个猪场的事情,他是为了给他妈妈减轻负担,为了给我,找钱来给我治病。我想一想,你再控制他两弟兄,你作为一个老的来说,也有些太对不起他。”

  父亲主动提出和母亲一起搬到猪场帮忙照料,而且还出面跟亲朋好友借了四万多元钱。有了这笔资金,兄弟俩以每斤两元左右的低价一口气引进了一百一十八头仔猪,准备放手一搏。

  邓波:“我和我哥都是踌躇满志,觉得很有信心,觉得就是这个事情肯定能做好。”

  兄弟俩信心十足,但父母却直犯嘀咕,担心两个儿子边读书边打理猪场根本忙不过来。在他们看来喂猪是一件非常劳神费时的事。

  谢世先 母亲:“煮猪草就要三个小时,喂一个小时,四个小时,加上除粪,弄猪草,就要五个多小时。”

  母亲讲的是农村传统的饲喂方法,喂猪之前得把猪草和着其他饲料一起煮熟煮烂,喂一两头猪一顿就得煮一大锅。按照这种方法,两个人养一百多头猪根本是不可能的,更别提要兼顾学习了。兄弟俩向父母介绍了他们在学校学到的科学饲养方法——一头成年猪一顿只喂不超过自身体重百分之三的配合饲料,再加上少许生的青饲料,不用煮,也不用喂那么大的量。给一百头多猪喂上一顿一个多小时就能完成。

  邓波:“按照我们这样的方法喂的话,一个人喂100多头猪是很轻松的。”

  邓国洪 父亲:“110头猪还轻松?就是那点猪粪,弄这点粪都很成困难。”

  到底应该按哪个方法喂猪?两辈人谁都说服不了谁。父母干脆来了一个对比实验,单搞了一个圈,按照传统的方式喂了五头猪。

  邓国洪 父亲:“就是看到底他们科学养这个,还是跟我们这个老方法养的,到底哪一种适合一点。”

  邓波:“有时候他们也偷偷过来看我们养的猪,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发现确实我们养的猪要比他们养的猪养的要好。”

  眼看着按儿子的方法喂猪一不用费时费力地煮猪食,二不用清扫大量的粪便,大大节约了时间和人力。猪却养得既结实毛色又好,长得还快。父母终于接受了他们的饲养方法。

  邓国洪 父亲:“他们这个科学养猪确实又简单,又还不出力。”

  谢世先 母亲:“喂100头猪,只要个把小时就好了”

  猪场实现了自己学习和养猪两不耽误的最初构想,兄弟俩却没有高兴多久。2006年11月初,一场严峻的考验降临了——猪场有近五分之一的猪相继病倒了。

  邓费建:“出现高热,全身发红,大便比较干结,用体温计一量的话41度左右。”邓波:“烧降下去以后,它马上就升起来,反复无常的。”

  兄弟俩慌了,他们发现自己两年多的畜牧兽医专业好像全都白学了,竟然连猪的病因都查不出来。眼看着猪一头头倒下去,自己却束手无策。

  邓费建:“这个病要是继续发展下去的话,那就完了,一切都完了。”

  邓波:“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我和我哥可能会放弃学业,然后出去打工。”

  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走投无路的兄弟俩用三轮车把一头病猪拉进了学校,向老师求救。

  赖勤农:“教了几十年的书,还是第一次看见学生,我的学生把猪抬到课堂上来,当时我也感到非常的惊奇。”

  虽然吃惊,但是看到情况紧急,赖老师还是马上在课堂上就给猪做了检查,并亲自去猪场里为其余的病猪一一诊治。

  赖勤农:“最后发现这是一个弓形体病。如果不治疗的话,它的死亡率可以达到50%以上。”

  普通的抗菌药对弓形体病起不到任何作用。在赖老师的指导下,兄弟俩使用了磺胺类药物才控制了病情,二十几头病猪总算是有惊无险。

  猪一天天的长大了,胃口也随之增加了不少,饲料的供应就成了当务之急。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弟弟邓波去买饲料时粗心大意,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更让猪场陷入了绝境。

  邓波:“掉了将近一万元钱,本来资金很紧缺的时候,掉了。当时是流动资金一分也没有了。”

  邓波为丢钱的事至今都内疚不已,当时他更是急得连觉都睡不着,一天到晚都恍恍惚惚的。哥哥邓费建在这个时候不得不独自面对巨大的压力。既要安慰邓波,又要瞒着父母以免父亲的病情有变,但最让他头疼的还是如何想办法把饲料钱给填补起来。

  邓费建:“家里面当时就还剩了两袋饲料,其他什么都没有了,心里面特别着急。”

  最后邓费建想到了一直都支持他们办猪场的赵子华老师,就让邓波去他那里试一试。

  赵子华:“邓波到我的办公室来,非常伤心的,我看很少见到他哭,那天是哭的很伤心。”

  详细的了解之下,赵老师得知了猪场面临的困难,决定助他们一臂之力。

  赵子华:“我想,他本身现在猪场办的非常艰辛,我身上有一点钱就借给他。”

  赵老师借的1300元现款,让猪场避免了断粮的危机。后来兄弟俩又四处筹措,总算是把饲料钱凑齐,度过了难关。

  然而兄弟俩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们一门心思想着赶紧把猪养大卖钱,把债还了。然而当第一批猪好不容易要出栏的时候,却发生了本片开头的那一幕,两个人为了卖猪大吵了一架。那一次经历,让他们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把握市场的难度。不过拿到猪场的第一笔收入后,兄弟俩的不愉快就烟消云散了。

  邓费建:“整个利润来说要相对于妈妈在家里种庄稼的话要种两年。”

  邓波:“第一次挣这么多钱,数钱的时候那个滋味真的是无法用形容词来形容。”

  如今猪场已经卖了两批猪,兄弟俩又继续引了第三批仔猪。邓波还有半年就大学毕业了,他计划着要跟哥哥一起把猪场做大,让它成为标准化、现代化的大型养殖企业。


分类标签:

[db:TAGS]

网友回复(共有 0 条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