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农业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致富信息 > 重庆市

驯服毒蛇的蛇医

加入收藏 [来源:www.cctv.com[点击:次] [字体:  ][打印][关闭]
  重庆市彭水县地处武陵山区,武陵山林草茂盛,山高沟深,生长着以五步蛇为主的几十种蛇类,五步蛇毒性与眼镜王蛇相当,属于剧毒蛇,彭水县境内仅五步蛇就有5万

  重庆市彭水县地处武陵山区,武陵山林草茂盛,山高沟深,生长着以五步蛇为主的几十种蛇类,五步蛇毒性与眼镜王蛇相当,属于剧毒蛇,彭水县境内仅五步蛇就有5万多条,因此彭水也是五步蛇蛇伤高发区之一。

  彭水县鹿角镇村民 张四明:“全是山我们这里,出门就见山,蛇什么地方都有,太多太多,有时候就在家门外面就可能出现蛇。”

  彭水县鹿角镇村民 张建东:“比猛虎还可怕,它体型不大,毒性大,它可以致人死亡。”

  五步蛇,学名“尖吻蝮”, 因为它周身暗褐的颜色,再加身体两侧倒“V”字形的斑纹,与岩石图案很接近,所以也叫“岩头斑”,这样的外表增加了当地人发现五步蛇的难度。

  彭水县鹿角镇村民 张建东:“进也好,出也好,大家都得重视,都得看脚底下,心里都在想会不会碰到毒蛇。”

  老百姓谈蛇色变,但就在山脚下一排不起眼的房子里,大门锁着的就是几千条五步蛇,见到有人来,它们随时做着攻击的准备。大多数蛇类每年阴历的九月初九就要进入冬眠,但现在已经是阳历的11月份,五步蛇明显没有冬眠的迹象。

  记者:“五步蛇一般什么时候冬眠?”

  陈洪儒:“一般11月中旬。”

  记者:“一般这个时候普通的蛇都冬眠了?”

  陈洪儒:“五步蛇要推迟一个月。”

  虽然五步蛇还没有开始冬眠,但是蛇场主人陈洪儒和爱人朱列英为五步蛇冬眠所做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始了,动物冬眠时需要强壮的体能,否则冬眠时如果气温太低就会被冻死,刚出生没几个月的小五步蛇要想安全渡过冬眠期,必须要增强体能,陈洪儒把蛇池里个头小的幼蛇抓出来,分别给每只小蛇补充鸡蛋奶粉等营养品。

  陈洪儒:“这是孵化的幼蛇,它个体小,它吃的食物少,所以我们就把它喂饱,喂饱了以后才能保证它有充足的营养,它能安全冬。”

  记者:“一个鸡蛋能喂几样这样的蛇吧?”

  陈洪儒:“一个鸡蛋能喂5条。”

  记者:“吃完了还要往下顺一下?”

  陈洪儒:“对,吃完要顺一下,它肚子里面如果没下去的话,它会吐出来,所以要把它下到胃里去,它才不吐。”

  这些小五步蛇都是陈洪儒今年春天刚刚繁育出来的,除了五步蛇,还有少量的竹叶青蛇等蛇类,这样的小蛇陈洪儒每年都要繁育出来3000多条,现在,陈洪儒在彭水县是个大名人,谁都知道他养靠蛇发了家,但实际上陈洪儒真正开始养蛇还是最近四五年的事,在这以前他只一个治疗蛇伤的民间医生。

  正式开始养蛇前,陈洪儒在鹿角镇主要给人治疗毒蛇咬伤,二十年前从部队复员后,放弃供销社的稳定工作,一心偏要当蛇医,名气虽然不大,但手艺非常很不错。

  彭水县鹿角镇村民 张建东:“陈医生在我们当地医治毒蛇咬伤,还是不错的,我们信得过。”

  蛇医当得顺风顺水,又能受人尊敬,还能挣钱养活一家老小,但是陈洪儒却一直很不满足。

  陈洪儒:“医毒蛇咬伤,这个药方来自于民间,每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徒弟都各有所长,他受门派的限制,我们把他的药方全都综合起来,那么治疗毒蛇咬伤的药方就比较集中了。”

  陈洪儒的药方主要针对五步蛇蛇伤,但武陵山毒蛇种类很多,要想治愈更多的患者,必须要改进师傅留下的方法,但是如何改进,从什么地方下手,怎样才能把大家的药方都集中起来,陈洪儒想到在部队时经常搞的比武大会。

  陈洪儒:“所以我就提倡发起渝黔边区蛇伤经验交流会,并设了一个擂台,用五步蛇咬山羊,看那个能医好,就出任大西南蛇医掌门人。”

  1998年,在鹿角镇政府支持下,陈洪儒在鹿角镇摆下一个擂台,向重庆湖北湖南等地医治蛇伤的民间医生发出挑战。

  参赛选手 阎春:“当只看见人脑袋,人拥挤得不得了,谁都想亲眼看。”

  比赛规定用五步蛇咬伤山羊,蛇医高手再用自己的药方治疗山羊,一共有16名民间高手和陈洪儒一决高下。

  参赛选手 阎春:“当时每一个组,一只羊一条蛇,用蛇当场咬羊,当场治疗,很多组的羊都是当场死亡的。”

  四小时后,陈洪儒那一组的山羊第一个站起来,陈洪儒因此获得擂台大赛的冠军。

  参赛选手 阎春:“他们获得第一名,贵州有一个得了第二名

  陈洪儒赢了比赛,成了新闻人物,最重要的是,通过比赛,治疗毒蛇咬伤的民间医生交流了治疗经验,大家把药方综合起来,配制了治疗蛇伤更理想的药方,并且一起成立了西南蛇毒研究会,由擂台赛冠军得主陈洪儒任会长,这更提升了陈洪儒的知名度。

  陈洪儒:“原来我治蛇伤,在鹿角镇这一带认为我治得好,……擂台大赛过后,知道我的人就多了一些,还有湖南,贵州省都知道我了,有蛇伤病人就通过我去急救。”

  随着陈洪儒知名度的提高,被蛇咬伤找到陈洪儒的患者越来越多,为了便于对症治疗,患者家人一般都会把咬人的蛇捉给陈洪儒看,而陈洪儒为了便于研究毒蛇自己也开始养殖,2003年蛇场的毒蛇超过2000条。

  陈洪儒:“当时我们蛇多了,我们就向政府汇报,政府向林业局汇报会,又上报给重庆市林业局,最后批准了武陵山养殖场。”

  跟毒蛇打了20多年交道,陈洪儒一直觉得毒蛇的生命力很强,养殖毒蛇不是什么难事,可是真正开始规模化养殖,问题马上就出现了。

  陈洪儒:“今天发现五步蛇死了,明天一看一大批的蛇也死了,当时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把蛇解剖以后,就发现它的肺已经肿大了,确诊是急性肺炎引起的蛇的死亡。”

  像肺炎这样的急性传染病只要一只蛇感染,对其它蛇就是灭顶之灾,那场损失以后,陈洪儒每天都要检查蛇的健康情况,爱人朱列英给蛇定期用水清洗,保持蛇池的卫生。

  记者:“多长时间要给蛇洗一次澡?”

  朱列英:“10多天,一个月洗三次。”

  记者:“为什么要给它洗澡,不洗不行吗?”

  朱列英:“不洗,它就太脏了,就容易死,他拉那个粪便太多了,就容易死,所以定期要洗澡,对。”

  对体质偏弱的蛇还要注射抗菌素预防疾病感染,尤其是刚出生不久的幼蛇,因为抵抗力弱,容易感染病菌,所以一定要做提前预防。

  陈洪儒:“幼蛇抵抗力差,它现在本来没有病,打点抗菌素过后,它可以增加抗体。”

  不断学习养殖技术,陈洪儒不仅掌握了蛇类的疾病控制,还掌握了繁殖,越冬等技术,2004年陈洪儒蛇场的毒蛇数量已经超过1万条,其中绝大部分是武陵山区特有毒蛇——五步蛇,因为野生五步蛇主要捕食老鼠为食,陈洪儒从重庆买了不少小白鼠喂养五步蛇,每只小白鼠价钱是2元钱,陈洪儒每个月光购买小白鼠就要花费1万多元,但他发现,钱虽没少花,效果却并不理想。

  尤其是进入冬季,气温降低,五步蛇一般很少主动进食,经常出现把小白鼠扔进蛇池,蛇却不吃的情景。

  怎么样才能保证蛇的正常饮食,陈洪儒看到电视上养鸭有人工添喂的办法,他也试着通过人工办法把食物直接送进蛇胃里面,多次试验后他发现野猪肉喂蛇最理想。

  记者:“你这怎么全是毛?”

  陈洪儒:“这是野猪毛。”

  记者:“什么?”

  陈洪儒:“野猪毛,野猪肉。”

  记者:“你喂蛇野猪肉?”

  陈洪儒:“对。”

  记者:“为什么要喂野猪肉?”

  陈洪儒:“野禽它要吃野味,要有毛的它才吃得了,没有毛的它不行,没有毛的它会吐出来。”

  人工添喂要注意安全,要用细绳把蛇嘴拉开,保证喂食的时候不会伤到自己,除了选择野猪肉添喂,陈洪儒发现人工添喂要有一套科学的方法,比如在喂食物前必须要给蛇灌足够水打通肠道。

  陈洪儒:“这个水把肠道打通,它肚子饿的时候,它的肠道就是粘着的,没有食物,我们先给它灌点水,把肠道给它打通了。”

  喂食前要灌水,喂完食物后,还要通过人工的办法把食物送到蛇的胃里面,并用手做一些按摩,让蛇尽量舒服一些。

  记者:“还要捏肚子是吗?”

  陈洪儒:“还要让往胃里送。”

  记者:“往下捋?”

  陈洪儒:“到了胃它才不会吐。”

  记者:“那你每次喂的量大概多少?”

  陈洪儒:“这条蛇大概有两斤多吧,这么大的蛇每次也就喂二两吧。”

  人工添喂每个月只要喂一次,大大降低了成本,陈洪儒的蛇场终于有了点效益,他又养殖了像菜花蛇这样的无毒蛇,从开展规模养蛇陈洪儒主要靠加工蛇酒赚点钱,产品比较单一,2005年,一个人的登门拜访,给了陈洪儒一个赚钱的机会。阎春是1998年擂台大赛时的参赛选手之一,对当年的冠军陈洪儒很钦佩,这次主动登门拜访是想跟陈洪儒合作。

  参赛选手 阎春:“本着仰慕的心情去拜访他,我们两个通过接触,觉得很投缘。”

  阎春以前也做过蛇医,这几年开始经销蛇干产品,他早就听说陈洪儒办了一个养蛇场,这次他来主要是冲着陈洪儒的蛇干。

  参赛选手 阎春:“蛇产品的市场,今年前几年还是很可观,像蛇干目前市场价是300多元钱一斤,全国各地基本上是有多少要多少,步蛇干,还有乌梢蛇干它都是追风,除湿的。”

  现在阎春定期会来陈洪儒的蛇场,每年要买走陈洪儒近30万的蛇酒蛇干等产品。

  打擂台,养毒蛇,陈洪儒已经成了当地的名人,重庆多家媒体相继报道了他的创业经历,这也引起了重庆师范大学余晓东教授的注意,余晓东主要从事五步蛇蛇毒的应用研究,蛇毒针对心血管类疾病有一定治疗效果,以前他主要从湖南等地采集五步蛇蛇毒,看到报纸上对陈洪儒的报道他主动找到了陈洪儒,从陈洪儒蛇场购买五步蛇,采集蛇毒。

  重庆师范大学 余晓东:“因为我们看到报纸报道他养毒蛇,我们可以临近采集一点科研用的材料。”

  五步蛇提取的蛇毒可以治疗疾病,陈洪儒以前也听人说过,但一直不知道具体的方法,2006年底,他按照余晓东教授提取蛇毒的方法连续采集了三个月的蛇毒,慢慢也掌握的技巧。

  陈洪儒:“它一咬到物体时,蛇毒通过毒腺,咬到东西,不管什么东西,蛇毒都会出来。”

  记者:“一般多长时间采一次?”

  陈洪儒:“一个月采一次。”

  蛇毒是得到了,但是怎么存放,需要什么设备,陈洪儒并不了解,他拿着三个月来收集到的蛇毒坐火车赶到重庆,找到重庆师范大学的余晓东教授,但是余教授却告诉陈洪儒,他拿来的蛇毒因为存放方法不当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重庆师范大学 余晓东:“如果蛇毒一旦失去了活性,它就变了一文不值了,一般我们取蛇毒都是人工取,取出来的液体,迅速拿去冻干,成为固体状,固体状的样品要保存在至少4摄氏度的冰箱里。”

  一套设备不仅需要二三十万元的资金,更需要扎实的专业技术来控制设备,这些对于只有初中陈洪儒来说都是难题,现在陈洪儒一有时间就会来到重庆师范大学,向余晓东教授学习专业采集技术,下一步他的计划就是要向蛇毒要效益了。


分类标签:

[db:TAGS]

网友回复(共有 0 条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