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农业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致富信息 > 北京市

北京平谷农家女王金花的甜蜜事业

加入收藏 [来源:京郊日报[点击:次] [字体:  ][打印][关闭]
王金花合作社的蜂产品,引来不少客商   每个女性心中都有一个关于甜蜜的梦想,“80后”平谷农家女王金花,心中甜蜜的梦想与别人不同,她将

 

北京平谷农家女王金花的甜蜜事业

王金花合作社的蜂产品,引来不少客商

  每个女性心中都有一个关于甜蜜的梦想,“80后”平谷农家女王金花,心中甜蜜的梦想与别人不同,她将送给别人甜蜜当作自己追求的甜蜜梦想与事业。她打造的养蜂合作社,不仅解决妇女就业,还带动几十户残疾家庭养殖蜜蜂。

  承父业回村酿甜蜜

  走进平谷区南独乐河镇刘家河村,村边山脚下,北京海鲸花养蜂专业合作社的牌子立在路边,这里是王金花成立的养蜂合作社,也是她甜蜜事业的起点。见到王金花时,这位年轻的养蜂合作社女社长,正站在一片“嗡嗡”飞舞的蜜蜂之中。

  见到记者止步于养蜂区外,王金花笑了笑:“放心,人工饲养的蜜蜂性情很温顺,只要你身上没喷香水什么的,它们不会随便蜇人。”她蹲下身,仔细查看了蜂箱的出入口后,站起来走出养蜂区。

  和一般养蜂人习惯穿厚实、素色的衣服不同,这位今年33岁的女养蜂能手,穿着质料薄软的漂亮外衣,上衣领口上还别着一只蜜蜂胸针。“这蜜蜂胸针是我专门定制的,我从小就喜欢这些带给人们甜蜜的蜜蜂。”王金花笑着说,她经营养蜂行业,从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女承父业,她的父亲、爷爷等祖辈几代人都经营养蜂。童年她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帮父亲将金黄色、香甜的蜂蜜摇出来。

  尽管在“养蜂世家”长大,可她毕业后,选择回村经营养蜂产业,依然令周围的人感到吃惊、不解。

  2002年,王金花中专毕业,在宜家找到一份工作,边上班、边自学。几个月后,她通过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攻读经济管理专业。学业完成后,她放弃留在城里工作的机会,回村创业。“我在村里长大,看惯农村的青山绿水,难以习惯城里封闭的办公室。”她觉得,还是在群山之间,和蜜蜂在一起,是最快乐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村里人可不这么认为,觉得她放着好好的城里工作不干,跑回村养蜜蜂是瞎胡闹,连她的父母都不赞成她的决定。“父母以为我是不适应城里的竞争压力,他们觉得,反正我年龄也大了,干脆在村里找个踏实小伙子,结婚生孩子得了。”父母不理解王金花的选择,但他们疼爱自己的女儿,乐意以自己的方式,来包容女儿的任性。

  甜蜜的背后是辛苦

  “别人说,就让他说去吧。”2008年4月桃花开,王金花带着六七箱蜜蜂,到自家的桃树地里放蜂,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甜蜜事业。

  蜂农都是追着花期走,郊区多个地方都留下了王金花放蜂的足迹。5月,平谷桃花期过后,昌平区北七家镇的洋槐花开了,王金花带着蜜蜂,和父亲一起,来到北七家镇洋槐花最繁茂的地方放蜂。“离开家,真正过上蜂农的候鸟生活,才知道放蜂远比自己小时候看到的苦多了。”放蜂选择地点很重要,既要远离村民的居住区,避免蜜蜂蜇伤人,还要选在花木繁盛的地方,方便蜜蜂采蜜。

  在山上放蜂的日子很寂寞,只有蜜蜂嗡嗡的声音和鸟鸣虫叫环绕周围;水要事先用大桶带去,一次带足一个月的量,喝到最后,桶里的水都有股说不出的怪味儿;夜里“夜猫子”凄厉的叫声常将王金花惊醒,整宿难以安眠。王金花有些退缩了,一个27岁的姑娘,一个人守在山中放蜂,寂寞、安全等问题带来的压力都让她有些难以承受。这时,父亲忙完地头的活儿,赶来“接班”。见到父亲的第一眼,王金花眼泪刷地下来了。“闺女,这放蜂不是女孩儿干的活儿,回家吧。”见到黑了、瘦了的女儿,父亲心疼得劝女儿放弃。父亲的话,却让王金花心里腾起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小蜜蜂要飞遍好几座山,才能采到花、酿成蜜,我这才吃点苦就要放弃吗?”她坚持继续养蜂,追寻自己的甜蜜梦想。

  但是,放蜂的危险与寂寞,并不因她的决心而有所减少。2012年7月23日,王金花和父亲带着八十多箱蜜蜂到黄松峪乡梨树沟放蜂。当晚突下暴雨,蜂箱被山洪冲得七零八落。王金花边哭边和父亲冒雨抢救蜂箱,身上被浇透了,山风一吹,整个人冻得瑟瑟发抖,趟着没膝的水,她一个人捞回三十多个蜂箱。

  酿好蜜需多动脑

  要实现王金花梦想中的甜蜜事业,光有毅力还不够,还需要多动脑。单纯靠养蜂摇蜜,一年到头,蜂农也挣不到多少钱。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养蜂行业,外地蜂农也加入到京郊养蜂行业中,王金花琢磨着,不动脑就难以实现自己的甜蜜梦想,她决心找出蜜蜂利用的新方法、开发新的蜂产品。

  她开始留心观察蜜蜂采花过程。又一季桃花开时,她发现回巢的蜜蜂腿上带着褐色粉粒,这是桃花粉。当时,平谷桃农种桃,桃树授粉是个“大工程”,需要桃农用小刷子或棉棒,将一朵桃花的花蕊上的花粉粘下来,再点到另一朵的花蕊上,费时费力,一个人一天只能给两三棵桃树做完人工授粉。

  蜜蜂采花粉可比人“专业”多了,能不能把蜜蜂腿上的花粉收集起来,用于人工授粉?王金花怀着试试的态度,买来蜜蜂脱粉机,脱下蜜蜂腿上的花粉,掺上一定比例的水后,利用叶面追肥使用的喷枪,用自家的桃树做喷洒授粉实验。经过这种授粉方式,桃树坐果多,每亩多卖了4000多元。听说小王搞授粉实验成功,周围10余户蜂农、桃农都来她家取经。小王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琢磨出的技术传授给大家,从此,当地的蜂农多了条新的赚钱路,桃农也由此实现了增收,一举两得。

  “金花,你年轻、脑子活,干脆成立个合作社,带着大家一起养蜂。”在大家的推举下,2010年北京海鲸花养蜂专业合作社成立,王金花任社长。

  甜蜜路上有乡亲

  有了合作社,就要对社员负责。王金花只身来到浙江,这里是全国养蜂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她在这里的养蜂场做了3个月学徒工,学得全套先进的蜂蜜生产加工技术。回家后,她把新技术应用到合作社内的蜂蜜生产、消毒、灌装、包装、销售各环节,实现了统一技术、统一管理、统一销售,并注册了“海鲸花”商标。经过4年发展,这家合作社生产的蜂蜜、蜂王浆等蜂产品在本市市场颇受欢迎,带动社员117户。

  正说着,王金花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电话,对方是社员陈世财。老陈是位残疾人,家住镇罗营镇五里庙村,他养的蜂最近死了不少,向小王求助。王金花撂下电话,马上开车到了对方养蜂的地方。“您这蜜蜂是长螨虫了。”王金花车上带着治螨灵,她拿来药,教老陈兑好药剂,给蜜蜂打上药,并叮嘱他坚持打三四天。

  老陈并非社内唯一的残疾人社员。合作社盈利后,王金花决心带动更多乡亲共走甜蜜路。她把目光对准了当地残疾人。残疾人因为劳动能力较一般人低,不少人收入低、生活困难。养蜂劳动强度低,大部分残疾人能胜任,她将价值10万元的蜂箱、蜂具、蜂种送到30户残疾人家里,并与他们签订蜂蜜收购合同,年底再根据盈余情况进行二次返利。

  这几天,王金花正忙着修建新的全封闭式、自动化蜂蜜生产车间。她刚刚与北京百花蜂业科技发展股份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引进蜂蜜自动化生产线,在合作社内建车间,扩大蜂产品生产规模。这座车间的一面外墙使用玻璃墙。“以后,这座车间会开发成‘追寻甜蜜源头’参观景点,从蜜蜂在蜂箱内如何行动,到如何取蜜、摇蜜,制作蜂产品等,游人从玻璃墙外都能看到。”谈起今后的发展,王金花充满了信心,她为合作社做好了至少10年的未来发展计划,“我们的甜蜜事业会越做越好,给越来越多的人送去甜蜜。”

 


分类标签:

[db:TAGS]

网友回复(共有 0 条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