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农业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农业新闻 > 行业资讯

怎样和农民坐回一个板凳上

加入收藏 [来源:互联网[点击:次] [字体:  ][打印][关闭]
浙江农信客户经理逐户走访种粮大户了解春耕备耕资金需求 浙江农信“流动服务车”深入行政村为客户办理相关业务

    浙江农信客户经理逐户走访种粮大户了解春耕备耕资金需求

    浙江农信“流动服务车”深入行政村为客户办理相关业务

    本报记者朱海洋文/图

    4月18日,浙江杭州国际博览中心二楼的新闻发布厅内,几百个位置座无虚席,这里正在举行的是中国普惠金融高峰论坛,来自全国农合机构、科研院所等人士济济一堂,交流普惠金融实践领域的成功经验和做法。

    巧合的是,15年前的当天,浙江省农信联社宣告正式组建。之所以把这样一场峰会放在杭州,当然不是为了帮助庆生,而是聚焦浙江省农信联社所推出的普惠金融,以此来共同探讨普惠金融在助力乡村振兴上的具体路径。

    浙江省农信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王小龙如此回顾15年的心路历程:“长期以来,我们坚持‘姓农、姓小、姓土’的核心定位,努力成为做业务最实、与民企最亲、离百姓最近的银行。”

    王小龙用几项数据予以佐证:到去年末,浙江省农信联社支持农户贷款5931亿元,占全省的二分之一;农户达到200多万户,高出其他主要涉农银行10倍以上;在偏远山区、海岛,当地唯一的金融机构就是浙江农信;全省农信系统基本建成“基础金融不出村、综合金融不出镇”的服务体系。

    乡村振兴如火如荼的今天,农村普惠金融的重大意义自然不言而喻,各地、各家金融机构都在全力破题。而农信社本身就来自农民,如今怎样和农民再次坐回一个板凳上?对此,记者走到会场之外,在广袤乡村里,寻找浙江农信的普惠金融足迹。

    1

    三做三不做——打造具有竞争力的生存空间

    浙江省联社看似只有“15岁”,但早在1952年,就有了第一家农信社,并且是省内唯一一家血脉从未间断的金融机构。由于历史原因,农信社发展的基础弱、底子差,要管好这样一个系统很不容易。省联社接过担子后,就明确定位:做大量小法人“做不了、做不好、做了不经济”的事。

    十多年来,虽然不少地方农信社陆续投身股份制改革,但浙江农信坚持改“名”不改“姓”,扎根农村,并持续推进走访建档、信用村创建、整村授信等基础性工作,为普惠金融奠定了坚实基础。而在他们内部,有个“三做三不做”的经营理念,即做小不做大、做实不做虚、做土不做洋,既找到了具有竞争力的生存空间,同时也有效规避了之后的银行业风险波动。

    “没想到民宿经营权还能贷款,不用找担保人,利息还便宜。”在拿到永嘉农商银行50万元的贷款后,业主陈福林连连夸道。他经营的民宿位于永嘉埭头古村村口,是温州市四星级农家乐。让陈福林更没想到的是,利率还比普通保证贷款下浮35%。

    据了解,“民宿贷”是永嘉农商银行为助建“百里楠溪特色民宿带”,所推出的一款本土金融产品,主要针对在楠溪江景区内从事民宿经营的小型、微型企业、个体工商户和个人。截至2月末,该行已发放贷款76户、2115.5万元。

    此类案例在浙江农信系统里,其实不胜枚举,各地按照资源禀赋、产业特色等量身定制金融产品,让产业发展“解渴”。比如在丽水,为解决区域公用品牌“丽水山耕”旗下会员的融资难题,当地农信社采取灵活多样担保方式,简化贷款办理流程,持续“减费让利”,863家会员当中,提供金融服务的覆盖率达到90%以上,其中有信贷关系的389家,贷款余额超过了3亿元。

    在美丽乡村的发源地安吉县,怎么样帮助集体经济薄弱、基础又差的村庄进行提升改造?2009年,安吉农商银行创新推出了“美丽乡村”建设链贷款,利用资金的提前介入,为整体创建提供启动资金。10年来,该行累计发放“美丽乡村贷”8.4亿元,累计支持行政村118个,让利2000余万元。

    2

    道德银行——让有“德”者有所得

    阮文琴是余姚市临山镇邵家丘村的村民,一直苦于没有抵押担保,但凭借98分的道德积分,她获得了余姚农商银行发放的“道德银行”信用贷款。从2013年的第一笔10万信贷资金起步,阮文琴经营的凯文五金厂从最初的“夫妻坊”,如今发展到拥有10名雇员的小微企业。

    阮文琴只是“道德银行”支持有德者创业致富的一个缩影。在余姚市,自2012年5月推出“道德银行”以来,已累计有超过2.5万余农户获得信用贷款21亿元。

    余竹奶,建德市大洋镇杨桥村村民。2016年以前,他和许多农民一样,靠做泥工赚着每天240元的工钱。那年,他在上海郊区承包了13亩农田种植草莓,第一年就净赚十多万元。

    效益这么好,余竹奶就想扩大规模,可才起步,钱从哪来?恰逢杨桥村“道德银行”创建,建德农商银行整村授信2000万元。余竹奶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到村两委,希望能解决外地经营、无抵押担保的资金融资问题。没想到第二天,这场“及时雨”就下来了:不仅拿到了20万信用贷款,还能享受“道德银行”的优惠利率,一年可节省利息3000多元。

    “道德银行”让有“德”者有所得,而浦江农商银行所推出的“好家风信用贷”,则让家风也能“当钱花”。莲农郑晓萍回忆说:“当时那个经济压力,真的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当时不想去借钱,也不想麻烦别人,听说有这个‘文明家庭’的贷款,还不用找担保人。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进了郑家坞的农商银行。”

    解决了资金问题后,接下来,郑晓萍准备在农场规模和产品上下功夫,并带动周边农户一起种植太空莲,做莲子酒。据了解,截至今年2月底,浦江农商银行已发放“好家风信用贷”16.7亿元,惠及全县文明家庭14585户。

    3

    从银行到“综合体”——推出乡村振兴战略金融服务

    王鹏站在池塘前,看着石斑鱼在水中悠哉地游,心里百感交集。因为这100多万尾淡水石斑鱼来得太不容易。

    王鹏是衢州市龙游县的一名退伍军人,2014年开始贩卖野生石斑鱼。起初,小打小闹生意还不错,但是野生石斑鱼日渐稀少,逐渐跟不上市场需求。不久后,经过多方打听考察,他产生了养殖石斑鱼的想法。

    说干就干。王鹏每天跋山涉水,穿行在没有道路、杂草丛生的山里面寻找水源。6个月后,他在龙游县庙下乡晓溪村龙井瀑布终于觅得如意位置,挖水渠、引甘泉、投鱼苗,建立起石斑鱼养殖基地。

    老问题解决了,新问题又来了:他的流动资金出现短缺。王鹏的客户老李得知这个情况后,建议他在“龙游通”平台上申请龙游农商银行的“浙里贷”。其实,王鹏信用记录良好,经营石斑鱼在龙游农商行有一定的资金流水,早就进了该行的“浙里贷”线上贷款“白名单”,信用贷款授信10万元。没想到,2分钟10万元贷款就到了他的账上。

    据介绍,“浙里贷”产品是一款基于浙江农信10多年累计的客户信用数据,以及相关政府数据,借助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将百姓“信用”转化为“融资资本”的新产品,线上办理、自主操作、随借随还,不收取任何附加费用。

    在台州市路桥区,将社保大厅搬进农商银行网点,通过设立“社银联通”窗口,开展“社银联通”村村行活动,真正将“最多跑一次”升级为“就近跑”、“跑零次”。截至去年底,路桥农商银行实现全网点受理或办理社保业务89项,办理“社银联通”业务35.9万笔,占路桥社保业务总量的43%。

    今天,浙江人对于农信社的认知也在不断改变着,从过去一家单纯银行,转向”生活综合服务体“,到2018年末,浙江农信通过线下4200多个营业网点、1万多个丰收驿站,承接社保、工商、公积金、公安、国土、税务、房管等部门的116项公共服务,累计提供服务3000多万笔,而通过线上“丰收互联”APP,则提供社保、医疗、校园、缴费等“云服务”,覆盖2000万互联网客户。

    去年,浙江提出了全面实施万家新型农业主体提升、万个景区村庄创建、万家文化礼堂引领、万村善治示范、万元农民收入新增的“五万工程”。对此,浙江省农信社特别推出了乡村振兴战略金融服务工程,5年内新增5000亿元贷款支持“五万工程”,2018年的成绩单超额完成,新增贷款1125亿元。


分类标签:

农业新闻 三农新闻

网友回复(共有 0 条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