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农业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农业新闻 > 行业资讯

从“两不愁”到“永不愁”从“三保障”到“常保障”

加入收藏 [来源:互联网[点击:次] [字体:  ][打印][关闭]
德州市庆云县庆云广场全貌。 庆云产业扶贫沃森铁皮石斛种植项目。 庆云县尚堂镇和睦程村危房改造一隅。 庆云县启动“三帮一”

    德州市庆云县庆云广场全貌。

    庆云产业扶贫沃森铁皮石斛种植项目。

    庆云县尚堂镇和睦程村危房改造一隅。

    庆云县启动“三帮一”扶贫助学行动。

    张秀葵王凡存周文峰本报记者杨志华胡明宝

    庆云,地处鲁西北欠发达地区,两省三市五县之地,是山东省德州市最偏远的一个县。县域面积小,人口数量少,经济发展底子薄,财政收入低,这是庆云县在全国打响脱贫攻坚战时所面临的基本县情。

    县情虽不同,但让庆云贫困人口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的时间不能变。2016年以来,庆云县按照“2018年基本完成、2019年巩固提升、2020年全面完成”脱贫攻坚工作布局,咬定总攻目标,制定作战方案,用足绣花功夫,做到小康路上不漏一户、不落一人。

    县委书记王晓东告诉记者,制好“时间表”,挂好“作战图”,庆云县将打赢脱贫攻坚战作为最大的政治任务和第一民生工程,把所有力量调动起来,把所有措施统筹起来,确保贫困村“五通十有”全覆盖、贫困户“两不愁三保障”全实现。

    谋定而后动,知难而前行。如今,在全国脱贫攻坚进入“啃硬骨头”的关键时期,庆云县已实现70个省定扶贫工作重点村全部脱贫退出,4937户、9421名贫困群众全部稳定脱贫,连续三年脱贫攻坚成效考核位居德州市第一,获评中国全面小康扶贫十佳县、中国十佳幸福县。

    在脱贫攻坚大考中,作为后发县区的庆云县无疑交出一份高分答卷。这份成绩单的背后,镌刻着庆云干部担当作为脱真贫、狠抓落实真脱贫的攻坚精神。眼下,在进入“巩固、接续、长效”后扶贫时期的庆云县,正着眼于防止返贫与乡村振兴的长效发展机制探索,让庆云贫困群众从“两不愁”到“永不愁”,从“三保障”到“常保障”。

    以产业扶贫为基础,变扶贫资金分散投入为捆绑使用,发展优势产业带贫项目,确保扶贫资金使用安全,确保贫困户长期稳定收益

    4月的庆云,草木蔓发,芳菲竞放。放眼望去,碧海无垠的土地上孕育着勃勃生机,更承载着庆云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希望。

    产业扶贫是脱贫攻坚的一剂“良方”,没有产业支撑的扶贫,是无水之源、无本之木。发展产业就要求贫困户要有发展产业的基本劳力,但是庆云现有建档立卡贫困户中因病、因残等致贫的占85%,丧失劳动力和弱劳动力的占75%,能够直接参与农业生产的贫困户劳动力非常有限。

    “过去,我们把产业扶贫项目资金都是直接投入到村里,支持贫困户发展产业。但是,由于贫困户缺劳力、缺技术、缺市场,产业带贫效果不好。”庆云县委副书记吕德山说,“从2016年开始,庆云县改变了以往单个村实施扶贫项目的做法,整合中央、省、市、县专项扶贫资金,交由德州惠丰控股投资有限公司,选择收益稳定的产业项目进行投资,集中力量发展产业扶贫项目。”

    据吕德山介绍,整合的资金在投入项目前,由各项目村村委会代替贫困户与德州惠丰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协议中要求,本着负盈不负亏的原则,贫困户只负责收益,不负责亏损,投入惠丰公司的扶贫资金,除建设光伏发电项目以外,其他的将在5至10年的时间收回,继续与公司合作经营。

    在庆云县尚堂镇的水发田园综合体内,一座7万平方米的超级智慧温室已投入使用,一串串红宝石般的小番茄挂满枝头。据了解,这里从日本、荷兰引进5个品种的大小番茄20万株,每平方米产小番茄25公斤,年产量每亩16650公斤,是传统大棚的8倍,年可实现产值4500万元、亩均年产值达42万元。

    2017年7月14日,惠丰公司与水发公司签订协议,将2017年扶贫资金736万元投入水发公司,每年按照不低于7%的固定收益给贫困户分红。

    庆云县尚堂镇菜张村贫困户周主山就是这个产业扶贫项目的受益者。周主山由于患有股骨头坏死,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庆云县将他纳入到水发公司产业扶贫项目覆盖范围。记者在周主山的存折上看到,2018年7月13日,他收到水发公司发放的年度分红2534.70元。

    通过创新产业带贫项目机制,为缺乏劳动能力的贫困户搭上了产业脱贫的快车。对此,庆云县尚堂镇常务副镇长刘向荣深有体会。刘向荣举例说,村民杜文德今年54岁,下肢瘫痪,没有劳动能力。从2016年至2018年,杜文德的收入从1178元涨到了3241元。产业分红起到了脱贫增收的作用。

    据水发田园综合体项目相关负责人介绍,该项目将打造成集有机果蔬生产加工、休闲采摘、科普教育、田园体验为一体、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现代农业园。项目全部建成后,每年可安排富余劳动力近6000人次,人均增收3000元以上,运营期内年均收入可达2.5亿元,可以有效帮助农民增收致富。

    截至2018年,庆云县累计投入各级扶贫资金8685.9万元,发展起石斛种植扶贫示范园、水发田园综合体、三农服务中心等60余个产业扶贫项目。2018年,全县产业扶贫项目收益629.31万元,贫困人口人均年增收800元以上。

    尽管贫困户负盈不负亏,但投资是有风险的,庆云如何保障扶贫资金的安全?“本金不动、风险可控、按需调节、长期稳定是庆云选择项目的根本原则。”庆云县农业农村局党组副书记、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田亮说,庆云出台产业扶贫项目分类管理办法,对脱贫攻坚以来形成的各类产业扶贫项目全部纳入监管范围,按照市场前景、资金安全、运营状况、收益保障4个方面分为优、良、差3类,分类实施监管,最大程度确保了项目安全运营和扶贫资金的安全使用。

    自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庆云县共确定70个扶贫工作重点村,其中:2016年未脱贫的重点村剩余51个,其余19个在2016年以前均已摘帽脱贫。2016年度县级扶贫资金收益覆盖了37个省定扶贫工作重点村,每年拿出部分资金用于村集体增收,切实保障了37个重点村的摘帽脱贫。2017年度县级扶贫资金收益覆盖了2016年之前退出的33个省定扶贫工作重点村,收益分红在保障贫困户脱贫增收的基础上,剩余部分用于保障村集体增收,规避返贫风险。

    以教育扶贫为根本,采取一名干部、一名优秀教师、一名爱心人士共同帮扶一名贫困生的“三帮一”模式,建立面向全社会募集的教育扶贫基金,确保基金利息收益长期不断,确保每一个贫困生大学毕业有致富能力

    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方式。但是,在很多贫困地区,因贫辍学、“厌学症”辍学等辍学情况频发,贫困群体中的贫困学生教育问题是“贫中之贫”“难中之难”。

    摆脱贫困,不仅要帮扶给贫困户,还要对贫困户的子女进行帮扶。经过摸排和精准筛选,庆云县梳理出贫孤学生505名。他们有的是父母双亡、跟随年迈的爷爷奶奶度日的孤儿,有的是因家庭困难支付不起学费面临辍学的大学生,还有的是家有病人、生活举步维艰的少年,有的是因为贫困自卑而产生“厌学心理”的学生。

    过去,庆云县通过希望工程、春蕾计划、雨露计划等措施解决贫困户子女受教育问题,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扶贫干部和帮扶干部普遍反映,在实际帮扶过程中,很多是临时性救助,仍停留在给钱给物的物质救济层面。“我们认识到,从教育源头力拔穷根,决不能停留在物质救助层面,而要通过立体帮扶,扶贫与扶智扶志有机结合,从教育源头上力拔穷根,彻底改变贫困代际传递的问题,变弱势群体为优势群体。”庆云县委书记王晓东说。

    扶贫先扶志,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庆云县在推进脱贫攻坚的道路上把贫孤学子的上学难问题作为突破口,坚持扶贫与扶志、扶智结合,走出一条“干部扶志、教师扶智、爱心人士扶贫”的“三帮一”扶贫助学之路。

    “三帮一”是由一名科级以上干部、一名优秀教师、一名爱心人士结成志愿帮扶组,共同结对帮扶一名贫孤孩子,对全县505名贫孤学生,从幼儿园一直到大学,全面进行兜底保障,一次性解决贫困家庭子女健康学习成长问题。

    在推进“三帮一”扶贫助学工程伊始,庆云县就对贫孤学生帮扶提出具体要求:既要“富口袋”,更要“富脑袋”,既要提供良好的物质条件,更要在精神层面解决孩子性格和价值观引导等方面的问题,实现生活上得照顾、行为上得管教、学习上得辅导、经济上得保障。

    根据这一要求,庆云县在干部、教师和爱心人士三个帮扶主体中,构建起分工合作、立体帮扶体系。其中,科级干部帮助贫孤孩子立志奋发,主要负责亲情陪护、家庭教育、家庭事务的协调解决,帮助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教师帮助贫孤孩子学有所教,主要负责定期走访,及时进行心理与学习的教育辅导;爱心人士提供物质救助,解决生活和学习中的经济难题。此外,科级干部还要发挥桥梁纽带作用,负责联络“三帮一”帮扶的教师和爱心人士。

    庆云县东辛店镇王铁匠村李阳目前已是德州庆云云天职业中学的一名高一学生。但是,就在去年中考前两个月,平时学习成绩不错的李阳突然不去上学了。原来这两年李阳父母先后去世,她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遭遇家庭变故,再加上中考压力,李阳一度心灰意冷,“感觉自己考不上了,不想念了,不给爷爷奶奶增加负担。”李阳说。

    李阳的这个做法急坏了她的爷爷。无奈之下,李阳的爷爷找到了她的助学帮扶干部庆云县团委副书记蒋宁波。为让李阳打开心扉,蒋宁波叫上自己的爱人经常下班后到李阳家找她谈心,并为孩子找了专门的辅导老师,让对学业绝望的李阳又重拾信心,积极参加中考,并顺利考上云天职业中学计算机专业。在这里,她既能学习专业知识,又能像普通高中生一样参加高考,而且还不用担心学费问题,“只要想上学,就可以一直念下去”。

    据庆云县委常委、县政府党组副书记杨全华介绍,对于“三帮一”帮扶机制,庆云县采取了“团组”模式:全县划分为10个帮扶团,即城区帮扶团和9个乡镇帮扶团,每个帮扶团确定团长1名,牵头抓好本团的帮扶工作,确定召集人1名,做好活动组织、情况统计、任务督导等。每个帮扶团下设若干帮扶组,每组10人左右,设组长和副组长各1名。

    今年16岁的庆云县常家镇大唐村贫孤学生寒寒,自从2011年父亲因车祸去世、母亲改嫁之后,他和弟弟就只能依靠年过花甲的爷爷奶奶。自从“三帮一”帮扶启动后,庆云县市场建设管理局局长李海龙、庆云四中教师唐慧、福建永福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余东和她“结对子”,被接到庆云四中读书,生活学习情况有了很大改变,没有了后顾之忧,寒寒的学习成绩也有了明显进步,在上学期的期末考试中还得了特等奖。

    资金短缺是影响教育精准扶贫工作的首要问题。庆云是一个只有33万人口的小城,去年地方财政收入刚过6亿元,是典型的财政穷县、弱县。通过财政兜底保障全县贫孤学生教育问题,对于地方来说压力巨大。为此,庆云县设立了扶贫助学专项基金,通过印发扶贫助学倡议书和海报、当地媒体宣传、建设“大爱庆云”扶贫助学爱心手机平台、举办主题晚会等形式,营造出全社会众志成城参与扶贫助学的浓厚氛围。目前,扶贫助学专项基金的户头上已募集了4370万元资金,兜底解决了全县贫孤学子就学的经济问题。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分类标签:

农业新闻 三农新闻

网友回复(共有 0 条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栏目导航